90后少年组团筹演售票舞台剧同心协力齐圆戏剧梦

作者: 时间:2020-06-06 分类:介绍手机 评论:73 条 浏览:577

90后少年组团筹演售票舞台剧同心协力齐圆戏剧梦由一群90后青少年领军的“90製作团队”是槟城戏剧圈子中刚崛起的一支戏剧製作团队,而团员的年龄介于17至26岁之间,他们试着以初生之犊的姿态,让青春岁月不留白。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便是尝试在没有任何剧团的帮助下,以90后青少年的力量製作一部公开售票的戏剧。从最初的策划、筹备、设计、编导、宣传与行销等,皆由他们一手包办。或许有人觉得他们年少轻狂,也或许有人觉得他们经验不足,但他们不以为忤的继续向前迈进,同时把他们对周遭环境的观察,尽数写入剧本,再合力演出这齣剧名为《爸爸陪我的日子》的舞台剧,希望藉此让观众认识他们这群槟城戏剧界的新生代。90製作团队并非一个已注册的戏剧团体,而只是由一群热爱戏剧表演的90后青少年聚在一起製作戏剧的团队,这个团队是由《爸爸陪我的日子》的製作人黄家易发起。曾在中学时期参与戏剧社,热爱表演的黄家易,毕业后却不曾参与戏剧製作与演出,反而是投身在工作中,只是偶尔观看戏剧演出。长时间的沉澱,使得他体内的表演欲如蚂蚁般爬满全身,心痒难耐。在那段期间,他曾数次想独力製作一部戏剧,但却缺乏勇气与冲动,唯有作罢。直至2016年,他不想生活一成不变,并决定亲手製作一部公开售票的戏剧,当作送给自己21岁的生日礼物。“我曾数次参与中学生戏剧比赛,在过程中,我发现我们编导的剧本与演出,并不逊色于正规演出,因此,我便萌生製作公开售票的戏剧念头。然而,当时我只感觉这是件很遥远的事情,直至早前,我不想继续蹉跎光阴,于是便联同数位好友一起完成这个梦想。”在下定决心后,他便致电联络好友张润名,希望对方能担当该剧的编剧与导演。初时,张润名只当他是一时冲动,毕竟製作戏剧的经费庞大,且过程艰辛,需要众多人手合力方能完成,因此便劝他打消念头。不过,在挂断电话后,张润名却开始仔细思考製作舞台剧的可能性。由于两人同样喜爱戏剧,最终,他决定与黄家易患难与共,一同承担製作舞台剧的盈亏。这时,也正是90製作团队的雏形渐成之时。过往戏剧赛敌手变战友“中学参加戏剧比赛时,我们只需担心剧本优劣、导演手法与演员演技等问题。然而,製作戏剧及演出所需要顾虑的事情却不止这些,我们还需担忧票房好坏、演出地点、宣传管道、剧照拍摄、舞台设计与道具製作等等。这对我们来说都是莫大的挑战,所幸一路走来都有贵人相助。”在此次製作过程中,黄家易便以过去参加戏剧比赛时结下的人缘,邀请一些“敌手”加入製作团队中,经此一役,他们都从敌手变成了“战友”,并一同完成製作工作。他感叹说,在筹备舞台剧期间,许多战友都因故请辞,这也让团队消沉了一段时日。“最初,我们只想以90后作为主轴,来筹备这一次的戏剧表演,但后来决定邀请资深演员加入,并希望藉此机会让两个世代之间可以互相交流。两个世代的处事方式、表演风格都有不同,若能经由排练时互相学习与磨合,这何尝不是一种传承方式。”剧情叙父子情《爸爸陪我的日子》是由张润名编导,剧情是讲述男主角林顺心与父亲之间的故事。由于林父气质阴柔,因此,林顺心在就读中学时就非常忌讳父亲出现在校园中,直至学校举办“爸妈陪我上学计划”时,他在逼于无奈之下,唯有与父亲一起上学,而父子之间亦因此闹出许多笑话。“这是一部横跨30年,叙说顺心在成长过程中与父亲关係变化的戏剧,我们希望以喜剧的演出方式来呈现出我们对于亲情的感悟。”在撰写剧本时,他一直想把90后的生活模式写出来,因此,他便把剧情重点锁定在亲情关係中,并结合两部过往的作品,以及国外作品的剧情,改编齣近一个小时半的舞台剧。剧本写成后,他也曾遭到团友,包括副导演庄湄月的质疑。她说,她初次读过剧本后认为,该剧的剧情过于单薄,而她个人较偏爱轰轰烈烈的故事,因此,她当时并不看好这部剧本。由于她与编导已非首次合作,基于两人之间的默契,且尊重团队的决定,虽然她不太赞同剧本的内容,但她仍然决定参与製作工作。在经过数次排练后,她方才了解编导的巧思,虽然剧本看似沉闷,但经由演员演绎后,剧情却出奇的受落。“润名并不擅长用文字描述内心的想法,因此,剧本乍看之下总觉得平平淡淡,不甚吸引读者,但因为一种莫名的信任感,我和家易始终认为他一定会编导出让人惊艳的好戏。”庄湄月说。最小演员仅8岁在《爸爸陪我的日子》一剧里,仅是男主角林顺心一角便动用了3名演员演出,他们分别演绎8岁、16岁与30岁的林顺心。在这当中,现年16岁的演员林楷?则是演出16岁的林顺心。虽然他年纪轻轻,但他具有丰富的舞台经验,并曾多次在中学戏剧比赛中获颁最佳演员奖,但他却在这次演出中遭遇挫折,事因剧中的角色设定为一名思想成熟的16岁少男,而以往他较常扮演小孩子的角色。“由于家易与润名都是我的学长,而且我曾看过他们编导的戏剧,因此他们当初邀我参与此剧时,我便一口答应。而为了连戏,我必须观察演出8岁林顺心的演员的演技,并且从中寻求我们的共同点,再延用到这个角色之中。”在还未排练前,导演对他的能力早有所闻,并对他抱有很高的期待。然而在初次排练时,他却发现对方的演员功架、口条清晰与否及舞台站姿等都不符合他的期待,因此,导演唯有化整为零,让他重新学习戏剧基础知识,且不断雕琢他直至满意为止。27岁女郎演少女自觉尴尬现年43岁的李于原是90製作团队中的“老戏骨”。他的本业为工程师,却因按捺不住表演慾望,而答应製作人的邀请,不料却被安排演出带有阴柔气质,但深深爱着儿子的父亲一角。“这个角色的挑战性较大,单是语言便有华语、粤语与福建话等,而且还要加入大量的唱、跳与戏曲等元素,让我有一种自讨苦吃的感觉。但在排练数次后,一切都陆续上了轨道。”另一名演员严丽婷则是饰演男主角16岁时的女朋友猪猪。而现年27岁的她也对此感到尴尬不已,皆因她的内心始终无法说服自己可以演出一个年轻少艾的角色,因此,她一度想请辞。然而,生性倔强的她最终还是留在团队内,努力揣摩角色并演出。导演笑称,她的最大缺点便是在刚排练时,试图把角色表演到最好。“然而,戏剧是一个循循渐进的过程,第一次对稿,第二次细雕,第三次彩排,第四次演出。没有任何一个舞台剧演员在拿到剧本的剎那,便可以完全把角色揣摩透彻。”綵排迟到齐受惩罚对于导演张润名的编导手法,演员们都异口同声说,导演非常严格,从不允许工作人员及演员迟到,否则将会採取“一人犯错集体受罚”的严厉处罚方式。询及导演所採取的处罚方式时,他们都苦笑说,那是一场“有益身心”的运动。导演本身也表明,他对演员和服装都有一定的要求。“我比较喜欢与演员讨论剧中角色的演绎方式,并在聆听他们的想法后,把其中可行的东西加入剧中,这样一来,既可丰富剧中角色,又可统一大家的想法。由于剧内演员的年龄差距大,从最小的8岁至最年长的43岁,因此,沟通显得格外重要。在製作过程中最需要的便是台前幕后的工作人员都能齐心朝着同一个方向不断前进。”此外,由于必须在短短一个半小时内演出这齣背景横跨30年的舞台剧,所以舞台设计对他们来说是一大挑战,因为他们必须通过背景布置让观众感受到30年间的变化,这让他们费了好大一番功夫。“在筹备这部舞台剧时,最难的便是接触与理解我从未接触的事情,而此时资深演员就显得格外重要。我曾听从其中一名演员李于原的建议,採用一首我从未听过,却具有时代感的歌曲,即周璇演唱的《天涯歌女》贯穿整部舞台剧。”此外,他们也面对找不到合适的排练地点的问题。他说,每次的排练地点都不一样,偶尔是在他人的公寓楼下,偶尔是在一个空旷的公园里,而他们也经常面对被管理员驱赶的窘境,但为了实践梦想,他们唯有默默地承受这些不友善的对待。/丁俊勇.2017.01.06

相关推荐